戀鳴

【竹馬&斑比組】外遇不外遇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攻受不明
慎入

------------start------------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怎麼辦呢⋯⋯」

「你快給我回去啊!」

松本潤把一個抱枕扔到在沙發上一直打滾撒潑的相葉雅紀身上,而相葉雅紀則充耳不聞,繼續賴在沙發上。

「好了好了,我真的有要事想要問你的。」

松本潤挑眉直視相葉雅紀。

「你說Nino會不會喜歡你呢?」

「你還是回去好了!」

「再等一會兒就可以了。」相葉雅紀搖擺著雙腿。

「叮噹」

「J,我是來接那個笨蛋回家的。」

「Nino我出來了!松潤再見!」

「唉,再見⋯⋯」

這就是松本潤一直不停地叫相葉雅紀回去的原因了。說起相葉雅紀這個人呢,他是松本潤的竹馬二宮和也的男朋友,他是一個天然,只是除了天然呆,他還天然黑。

最初跟松本潤還不太熟的時候,他因為二宮和也過於寵溺松本潤而有點難過,也因為那時他跟二宮和也才剛交往而感到不安,所以他試圖在松本潤面前說一些二宮和也的事,觀察松本潤的反應,當然結果是什麼也觀察不到,最後以松本潤告訴他已經有喜歡的人告終。

不過,其實事情並沒有完結,他並沒有停止這種行為,相反還繼續玩得挺高興。最初松本潤還真的很擔心地又勸他又安慰他的,但後來發現他就是無聊來找他說說而已,表面上抱怨哭訴,實際就是秀恩愛!松本潤才不相信二宮和也那麼聰明會不知道他的戀人做的事,他就寵著相葉雅紀!單身也有人權的!!別把別人的家當成自家的後院啊混蛋!!!

有一天,相葉雅紀又到松本潤的家了。

「呐,你說Nino是不是外遇了?」

「這次你又鬧什麼彆扭了?」

「不是了,我是在很認真地問你的,我懷疑Nino真的外遇了⋯⋯」

「你還好吧⋯⋯」松本潤看著相葉雅紀沮喪的表情,不知道該說什麼。

「現在還好,之後不知道。」

「⋯⋯你先說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應該很清楚Nino是一個能不出門就不出門的宅男吧,但他最近竟然天天都外出!我問他去哪裡他又說約了朋友,Nino的朋友我都認識的,我曾經偷偷問過他們,都說跟Nino沒約,你也沒有約他,又沒看到Nino有新朋友,你說這到底是怎麼了⋯⋯」

「你確定他沒有一些你不認識的朋友嗎?」

「Nino人緣雖然挺好,但交心的又不多,能令他出門的就更少之有少,我實在想不出Nino有這種朋友,畢竟連你也只能讓他外出一天兩天,就更說其他人了。」

「可是你還忘了一個人。」

「誰?」

「你自己啊!Nino可能是為了準備一些驚喜給你吧。」

「我就覺得不可能呢。你想想,我跟Nino的生日都已經過了,交往記念日又還有幾個月,其他節日我們一直以來都不怎麼慶祝的,所以怎麼可能是給我準備驚喜啊。」相葉雅紀一瞬間亮起來的眼睛很快又變得黯淡。

「這個⋯⋯」松本潤都有點詞窮理屈。

「叮噹」

「J,我來接雅紀啊。」

坐在沙發上的相葉雅紀一聽到二宮和也的聲音,身體僵了僵,而得不到戀人元氣滿滿的回應的二宮和也就直接走到客廳,奔向那個高瘦的身影。

「怎麼了?好像沒什麼精神。」二宮和也摸摸相葉雅紀的頭,語氣是一如既往的隨意,還有一點溫柔。

「沒什麼⋯⋯」相葉雅紀輕輕搖頭。

「我最近總是外出,忽略了你,對不起啊。」

「Nino說約了朋友,所以沒什麼關係,只是我還是比較希望能跟你一起去,Nino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不是嗎?」

「⋯⋯你不認識他的。」

「那、那麼你介紹一下吧⋯⋯」

「我會介紹他的,只是不是現在,抱歉。」

「哦⋯⋯沒所謂啦,不過明天你要陪我去動物園玩!」相葉雅紀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就好像剛才的對話並沒有出現過一樣。

「好啊。」二宮和也笑著答應,手伸入口袋裏,寄出了一封簡訊。

送信者:Nino
收信者:S.S
主題:明天取消
內容:
要陪雅紀去動物園,抱歉。

送信者:S.S
收信者:Nino
主題:ok
內容:
還在想你這幾天一直跟我一起
你的戀人竟然沒反應是不是不愛你了
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玩得開心點哦~

在動物園的這一天,二宮和也深深感受到的是自家戀人對動物的強大親和力和自己作為宅男的渣體力,這點在有幾隻小動物試著爬出籠外撲向相葉雅紀,以及二宮和也走到一半就要休息可以看到。

回家後,他們都累得癱在地上,他們草草洗了澡,然後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相葉雅紀醒來後,原本想為戀人做個早餐,卻發現他旁邊的床已經不再溫暖,似乎離開了很久,心裏不禁有點失落。

突然傳來陣陣香味,相葉雅紀快速跑到廚房。

「醒了嗎?」

「因為你還在睡覺,所以就沒叫醒你。」

「怎麼不說話?」

「啊、早上好!那是炸雞啊!」

「早安,不過這是什麼對話啦。」

「嘿嘿,但早上就吃炸雞啊⋯⋯」

「有什麼問題,可是我特地為你做的。」

「了解!我一定會全部吃光的!」

「你都吃光那我吃什麼。」

「也對喔,不如⋯⋯」

「笨蛋⋯⋯」

「⋯⋯」

早晨的打鬧過去,下午的行程也該開始。

「雅紀,我下午要去出去一下。」

「知道了。」

「記得吃午飯喔。」

「嗯。」

「那我出去了。」

「路上小心喔。」

隨著「碰」的一聲,屋內變得非常寧靜。

相葉雅紀拿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喂?」

「相葉君?怎麼了?」

「呐,陪我去跟蹤Nino吧。」

「誒?」

「與其在這裡胡思亂想,我覺得我還是去弄個明白比較好喔。」

「唉⋯⋯你想怎樣就怎樣吧⋯⋯」松本潤總覺得認識相葉雅紀之後,歎氣的次數多了不少。

「我下了一個追蹤app,我們跟著走就可以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好吧⋯⋯」

根據追蹤app,他們到了一間甜品店,而看到那家甜品店時,松本潤晃了晃神,那是他以前經常來的一家甜品店,為了某個人。

他們環視四周,找到了二宮和也,他的對面坐著一個跟著他年紀相若的男人。他們小心翼翼地移動,慢慢看到那個男人的臉。

松本潤十分驚訝,那個男人正正就是他五年前每天都來這家甜品店的理由。他的容貌並沒有太大改變,只是外表感覺完全不一樣了。他金黃色的頭髮已經染回黑色,神情溫和穩重,看起來成熟了不少,他早已不再是以前那個不羈放縱的少年。

相葉雅紀在看到松本潤的反應後,心裏更是緊張。

「松潤你認識他嗎?」Nino喜歡他嗎?

「啊?啊⋯⋯嗯⋯⋯」

「他是誰?」

「櫻井翔,我喜歡的那個人。」

「誒誒誒?!他不是去世了嗎?!」

「誰跟你說的⋯⋯」

「你啊!」

「怎麼可能。」

「你說你有一個高中認識的交往了三年的一直很喜歡的人,可是他在高中畢業後決定出國留學,而你當時因為賭氣而沒去送別,結果就看不到他的最後一面啊。」

「你就是這樣解讀我說的話嗎⋯⋯見不到最後一面不代表他去世了!」

「所以是我理解錯了嗎?」

「當然⋯⋯」

「抱歉抱歉。」

「真是的⋯⋯」

外面的人在吵吵鬧鬧,裏面的人在互相調侃。

「你說你的大兔子什麼時候才察覺到我們早就發現他了?」

「你說你到底願意面對你的小黑豹了沒有?」

「Stop. 說不過你。」

「那你的回答?」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時的情況,就算我現在回來了,我又能怎樣。」

「告訴他事實不就行了。」

「告訴他我當初離開是為了他?就算是事實,他能接受嗎?他可不是一個會依賴別人的人,論自尊心他可不比我低,他知道出國的真相之後更可能會的是不滿,畢竟他不是溫室裏的小花,也不是樂於受保護和等待的人。」

「五年前的他也許會,但現在的他已經成熟了不少。我覺得你可以大大方方告訴他,他會理解的。」

「我總覺得沒那麼容易⋯⋯而且我沒辦法肯定他仍然喜歡我。」

「你不應該懷疑他對你的感情,他當時對你如何,大家有目共睹的。」

「但現在呢?我也不想這麼想,可是一想到當時我們的關係,而我卻突然宣告出國,他那時候的感受,我連想也不敢想。他會不會因此而埋怨我,放棄對我的感情,甚至討厭我?我不清楚,而且我不在他身邊整整五年,誰能保證他對我會不會已經淡忘。」

「嘖。勸了你差不多一個星期,你的態度仍然是這樣,一直在逃避面對J,你的果敢決斷被你吃了嗎!」

語畢,二宮和也拿出手機,打電話給松本潤。

「J你過來我這邊。」

「喂!」

松本潤來不及弄清楚他們是怎樣被發現,就迷迷糊糊地走到二宮和也那𥚃。

「J,你親自跟這個人好好說清楚,我帶雅紀走了。」

「松潤再見!之後要介紹櫻井君給我認識哦!」明白二宮和也反常行為的原因的相葉雅紀心情輕鬆又愉快地跟戀人離開,留下二人獨處。

「⋯⋯好久不見了。」

「嗯,你最近好嗎?」

「挺不錯,謝謝。」

「那個⋯⋯」

「嗯?」

「當初突然出國,都來不及告訴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你想知道嗎?」

「⋯⋯我想知道。」

「那時候,我的父親知道了我們交往的事,他要求我出國留學,並提出只要我回國後,我們仍喜歡對方就可以在一起,但相反,要是我們其中一方不再喜歡對方,我就要放棄。現在我想知道,我,到底需不需要放棄?」

「記得我們剛交往的時候我說過什麼嗎?」

「一生只談一場戀愛就足夠了。」

≣≣≣≣≣✿≣≣≣≣≣≣≣≣≣≣≣≣≣≣≣≣≣≣≣≣≣≣≣
後續(?

「叮噹」

「J、翔桑,我來接雅紀了。」

「誒?你不知道嗎?相葉君跟大野君一起去玩了,沒在我們家。」

「大野君?誰?」

「他是我留學時認識的一個前輩,大野智。放心好了,智君還是挺可靠的。」

「雅紀竟然都沒告訴我⋯⋯」

「重點是?」

「雅紀有新朋友沒告訴我,雅紀跟別人去玩沒告訴我,雅紀沒在你們家沒告訴我。」

「所以呢?」

「下個月新出的遊戲就決定由他來買吧!」

「有哪一次不是他買的⋯⋯」扶額。

-------------end-------------
大概是給初心cp的一篇文
第二天起床那個部分
其實原本想寫Nino已經離開了
做早餐的是潤
但這樣Aibaba會難過的(?
一想到他難過的表情就不忍心了(明明只是妄想。
果然我對五子任何一個難過的表情都忍不住啊(*゚▽゚*)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