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鳴

【山組】夢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翔受OS
慎入


【山組】夢




昨晚突然想寫
第一次寫污污的
大概就這樣吧
昨晚發了一次
一起來發現果然不行啊
只能發連結了
連結應該是這樣弄的吧

【AS】小段子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慎入

------------start------------

今日的樂屋的氣氛有點怪異,平常總是嘻嘻哈哈的笨蛋情侶各自坐在一個角落,臉上冷冷的,不,應該說相葉雅紀用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櫻井翔,而櫻井翔則偶爾送相葉雅紀幾個怨憤的眼神。

「那個⋯⋯翔醬⋯⋯對不起⋯⋯」

櫻井翔抬頭瞥了他一眼,並沒有回應。

「真的很抱歉,對不起!對不起!原諒我吧翔醬(T◇T)」

啊⋯⋯土下座了⋯⋯ by 圍觀三人組。

「那你說,你做錯了什麼!」

你們說這次又是什麼事呢?

賭五毛錢相葉君吃了翔桑的食物。

我猜是做太多腰疼。

嗯嗯。

「我不太清楚,可是翔醬生氣了,所以我一定有什麼做錯了!」

噗wwwwww

「哈?你昨天對我的寶貝做了什麼你不知道嗎?」

「嗯⋯⋯昨晚翔醬已經在生氣,我沒有做啊。」

「你你你昨天買東西時把我親愛的巧克力派跟炸雞還有檸檬都放在同一個袋子了!!!!你怎麼可以忘記!!!!!我的巧克力派成了什麼味道你知道嗎!!!!!!」

「當時沒其他袋子嘛⋯⋯」

「還頂嘴!我的巧克力派又酸又甜還有濃濃的炸雞味啊!!!笨蛋!!!!!」

猜錯了⋯⋯

這怎麼可能猜到⋯⋯

其實應該挺好吃的⋯⋯

嗯????

-------------end-------------
就這樣匆匆結束的小段子。
其實是因為剛剛母上大人做了這種事
所以才寫的
當時內心只有一句
Nooooooooooooo
我親愛的巧克力派啊⋯⋯

【全員團愛無cp】原罪糖果(松本潤篇 嫉妒)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慎入

------------start------------

距離二宮和也藐視眾生的那一天已經過了幾個月,節目上的五子在那之後仍然繼續敬業樂業地工作,只可惜人生總有一些麻煩要跨越的。

松本潤今天總覺得有甚麼怪怪的,由進入樂屋開始,他就感覺自己有點不太對勁。聽到耳邊傳來陣陣嬉笑聲,他抬頭一看,是他認識多年的團員。

大野智在看有關魚類的雜誌,還時不時發出軟軟的笑聲;櫻井翔跟相葉雅紀在一起吃零嘴,一邊吃,一邊嘻嘻哈哈地不知道在聊些什麼;二宮和也在玩自己最愛的遊戲,他一臉滿意地看著螢幕上的You are Winner,然後掛著自信的笑容開始下一關;再看看自己,面前的小桌子上放滿了關於演唱會和舞台設計的紙張,昨晚一夜未眠的臉上難掩疲倦,但工作卻沒完沒了。

嘖,這群人的笑容好礙眼啊,他們怎麼那麼閑啊⋯⋯嗯?他這是什麼想法?松本潤搖搖頭,把這個想法拋諸腦後,低下頭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而低下頭的他並沒有看到的是團員看著他的疑惑又有點擔心的眼神。

中午過後,五人一起拍攝Music Station。

在唱歌的時候,大概精神實在不太好,而且腦子因為剛才在樂屋的胡思亂想而一片混亂,松本潤一不小心就跳錯了幾個舞步,他有點急躁地轉過頭看看其他成員,他們都沒有出錯,一臉游刃有餘的,自信地笑著,還有空餘的時間向觀眾揮手、飛吻、wink,給予各種的飯撒。

節目完結後,他們回到樂屋休息一下,準備之後的拍攝。松本潤由出錯之後心裏就一直悶悶的,另外四人看到他既煩惱又沮喪的表情,就以為他又在生自己的悶氣了。

「松潤,你今天不舒服嗎?」

「J昨晚沒睡吧?」

「看起來好像快要倒下的樣子啊。」

「還有一個小時要不要先睡一覺?」

「不需要,放心,我之後不會再出錯了。」

「不是這個意思了⋯⋯」

「知道你們剛剛狀況很好,表現得很完美了,能不能別再煩我啊!」

「松潤你的語氣怎麼那麼衝⋯⋯」

「我們只是關心你。」

「是嗎?我怎麼覺得是在諷刺我啊?」

「J你今天有點奇怪的⋯⋯」

「松潤,你今天是不是在我們面前覺得情緒和思想好像失控了一樣,可是在有別人的情況下又沒有那種感覺?」

「問這個幹嘛。」

「先回答我的問題吧。」櫻井翔對鬧脾氣的松本潤感到有點無力。

「⋯⋯嗯。」松本潤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是那個五顏六色的古怪糖果。」

「幸好一會兒只有一場VS,之後就是練舞,都是些不用擔心會出問題的工作,實在太好了。」

「嗯!」

只是在大家鬆一口氣的時候,命運總是喜歡提醒你事情才不會像你想像中那麼簡單順利。

≣≣≣≣≣≣≣≣≣≣≣≣≣≣≣≣≣≣≣≣≣≣≣≣≣≣
訓練室小片段

「大野桑,跳得真好呢⋯⋯」語氣有點酸酸的。

「松潤都跳得很好啊,沒出錯了!」

「大叔,能不能不要這麼耿直。」

「大野君,你看看松潤的臉⋯⋯噗哈哈哈哈⋯⋯」

「嘴巴嘟嘟的,臉快皺成一團了wwwwww」

-------------end-------------
趕不上(╥﹏╥)

【磁石】無題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攻受不明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真心怪怪的!
慎入慎入慎入
提醒了那麼多次還要看
感覺不良好就不是我的問題了(๑•́ω•̀๑)

------------start------------

「叮噹」

二宮和也打開門,看到一個雙眼紅腫的男人站在門前。

「你是二宮和也嗎?」

「嗯。你是?」

「我是櫻井翔的朋友,這個是他遺留在我家的日記,因為他以前一直向我提起你,所以我就擅作主張地決定把它交給你,請你收下吧。」

聽到他的話,二宮和也沉默了一會兒,手有點僵硬地接過日記,見他收下日記後,那個男人便離開了。

二宮和也慢慢走回客廳,把日記輕輕放在茶几上。他注視了它很久,終於下定決心打開它。

⋯⋯

⋯⋯⋯

XX年XX月XX日 晴

今天是我負責學校的風紀,因為要處理遲到的學生,所以準備回課室時第一節課早已過了一半。在途中,我看到一個逃課的學生,他就這樣睡在樹下,寧靜得令人不忍心打擾他。我原本想叫醒他讓他去上課,可是剛走近,他就發出低微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逃到樹後。他很快就醒來,看一看時間,就急忙地跑走了,而我見他已經離去,也返回自己的課室。回到課室時,發現老師第一節有其他事要做,所以改成自修課了。今天真幸運啊!

XX年XX月XX日 晴

今天我又遇到之前那個睡在樹下的男生了。放學時,他站在路邊,黃昏的晚霞映照著他,他整個人被映得彷彿在發亮,看起來有點虛無縹緲的感覺呢。

XX年XX月XX日 雨

今天我終於認識他了!他的名字是二宮和也!午休時,外面在下大雨,他和他的朋友在室內玩棒球,剛好我經過時,他拋出的棒球打到我的頭了。當他走過來問我有沒有事時,我就不由自主地說了一句我真幸運啊!我看到他的眼神,我大概也猜到,我被當成奇怪的人了。也對,頭被棒球打中,紅腫了一大半,還說幸運的人,我也會覺得有點奇怪呢。

XX年XX月XX日 陰

今天去找前輩時,竟然見到二宮和也!他在跟前輩閒聊,關係應該不錯,我想趁著這個機會認識他。我走近一點,他的表情稍有變化,他還記得我!我自然地加入他們的對話,聊著聊著,我發現我跟他的思維模式挺相似的,最後我們還約了其他時間再一起出去玩呢!

XX年XX月XX日 晴

今天是我們約好一起外出遊玩的日子,放晴實在太好了!我們去了遊樂園,在經過鬼屋時,Nino快步離開,生怕我想進去玩一樣,其實我想告訴他,我對尖叫系的遊戲苦手,才不會想進鬼屋玩啊!不過感覺告訴他好像會被反駁,而且他這個樣子還挺有趣的。可能是因為這樣,我晚上就被帶到摩天輪上。在坐摩天輪後,Nino很高興地看著美麗的夜景,而我卻一直緊閉雙眼,那時候察覺到我的怪異的Nino才知道我恐高。返回地面之後,他一直很抱歉地看著我,令我有一種這樣也不賴的感覺。

XX年XX月XX日 陰

今天我跟Nino一起去圖書館了,可是在看書的只有我,Nino只是坐在旁邊看著,偶爾玩玩遊戲看看漫畫,真是拿他沒辦法。不過能夠有人陪伴著享受午後的寧靜,真的是不錯的一天呢!

XX年XX月XX日 陰

今天又跟Nino窩在家裏了,Nino真的不喜歡出門啊⋯⋯當初我跟他認識不久就可以一起外出,真的不可以不說幸運極了!

XX年XX月XX日 晴

今天久違的跟Nino出去逛逛喔!⋯⋯

XX年XX月XX日 陰

今天Nino⋯⋯

XX年XX月XX日 晴

⋯⋯

⋯⋯⋯⋯

看著日記,二宮和也鼻子一酸,忍不住回想起他希望忘記又希望一直記住的那天。

那一天,二宮和也和櫻井翔一起在街上走著,突然有幾個在打鬧的中學生跑過,櫻井翔被他們撞到,一時保持不到平衡,跌倒在馬路上,剛好有一輛貨車快速駛過。

一切發生得非常突然,前一刻仍一同聊天的人,下一刻就倒在血泊,二宮和也現在想起也還是覺得腦子十分混亂,只記得當時似乎有一把聲音撕心裂肺地喊著「翔」,真是難聽的聲音啊。是誰的呢?好像就是他的呢。哈哈哈⋯⋯

那時他跌跌撞撞地走到櫻井翔身旁,看著櫻井翔身上的血不停流,好像要流光全身的血一樣。他顫著手輕輕碰了碰櫻井翔,櫻井翔隨即就笑著回應他。啊?他那天說了什麼呢?都不記得了,唯一記得的就只有一句:

「聽我⋯⋯說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運⋯⋯哦⋯⋯」

那一瞬間,二宮和也真的很怨恨,但他可以怨恨什麼,又可以怨恨誰?畢竟這只是一個無法預料的意外,一個巧合的悲劇。

-------------end-------------
其實就是作者我前幾天看了一些文
然後被雷得外焦內嫩
不是cp被逆就是被文筆或內容雷到
快要哭的我一時衝動寫下這篇文
之後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就發出來了(*゚▽゚*)
希望你們的感覺也很良好
感覺不良好的請拉到最上看第九、十行
就是這樣了

【竹馬&斑比組】外遇不外遇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攻受不明
慎入

------------start------------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怎麼辦呢⋯⋯」

「你快給我回去啊!」

松本潤把一個抱枕扔到在沙發上一直打滾撒潑的相葉雅紀身上,而相葉雅紀則充耳不聞,繼續賴在沙發上。

「好了好了,我真的有要事想要問你的。」

松本潤挑眉直視相葉雅紀。

「你說Nino會不會喜歡你呢?」

「你還是回去好了!」

「再等一會兒就可以了。」相葉雅紀搖擺著雙腿。

「叮噹」

「J,我是來接那個笨蛋回家的。」

「Nino我出來了!松潤再見!」

「唉,再見⋯⋯」

這就是松本潤一直不停地叫相葉雅紀回去的原因了。說起相葉雅紀這個人呢,他是松本潤的竹馬二宮和也的男朋友,他是一個天然,只是除了天然呆,他還天然黑。

最初跟松本潤還不太熟的時候,他因為二宮和也過於寵溺松本潤而有點難過,也因為那時他跟二宮和也才剛交往而感到不安,所以他試圖在松本潤面前說一些二宮和也的事,觀察松本潤的反應,當然結果是什麼也觀察不到,最後以松本潤告訴他已經有喜歡的人告終。

不過,其實事情並沒有完結,他並沒有停止這種行為,相反還繼續玩得挺高興。最初松本潤還真的很擔心地又勸他又安慰他的,但後來發現他就是無聊來找他說說而已,表面上抱怨哭訴,實際就是秀恩愛!松本潤才不相信二宮和也那麼聰明會不知道他的戀人做的事,他就寵著相葉雅紀!單身也有人權的!!別把別人的家當成自家的後院啊混蛋!!!

有一天,相葉雅紀又到松本潤的家了。

「呐,你說Nino是不是外遇了?」

「這次你又鬧什麼彆扭了?」

「不是了,我是在很認真地問你的,我懷疑Nino真的外遇了⋯⋯」

「你還好吧⋯⋯」松本潤看著相葉雅紀沮喪的表情,不知道該說什麼。

「現在還好,之後不知道。」

「⋯⋯你先說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應該很清楚Nino是一個能不出門就不出門的宅男吧,但他最近竟然天天都外出!我問他去哪裡他又說約了朋友,Nino的朋友我都認識的,我曾經偷偷問過他們,都說跟Nino沒約,你也沒有約他,又沒看到Nino有新朋友,你說這到底是怎麼了⋯⋯」

「你確定他沒有一些你不認識的朋友嗎?」

「Nino人緣雖然挺好,但交心的又不多,能令他出門的就更少之有少,我實在想不出Nino有這種朋友,畢竟連你也只能讓他外出一天兩天,就更說其他人了。」

「可是你還忘了一個人。」

「誰?」

「你自己啊!Nino可能是為了準備一些驚喜給你吧。」

「我就覺得不可能呢。你想想,我跟Nino的生日都已經過了,交往記念日又還有幾個月,其他節日我們一直以來都不怎麼慶祝的,所以怎麼可能是給我準備驚喜啊。」相葉雅紀一瞬間亮起來的眼睛很快又變得黯淡。

「這個⋯⋯」松本潤都有點詞窮理屈。

「叮噹」

「J,我來接雅紀啊。」

坐在沙發上的相葉雅紀一聽到二宮和也的聲音,身體僵了僵,而得不到戀人元氣滿滿的回應的二宮和也就直接走到客廳,奔向那個高瘦的身影。

「怎麼了?好像沒什麼精神。」二宮和也摸摸相葉雅紀的頭,語氣是一如既往的隨意,還有一點溫柔。

「沒什麼⋯⋯」相葉雅紀輕輕搖頭。

「我最近總是外出,忽略了你,對不起啊。」

「Nino說約了朋友,所以沒什麼關係,只是我還是比較希望能跟你一起去,Nino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不是嗎?」

「⋯⋯你不認識他的。」

「那、那麼你介紹一下吧⋯⋯」

「我會介紹他的,只是不是現在,抱歉。」

「哦⋯⋯沒所謂啦,不過明天你要陪我去動物園玩!」相葉雅紀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就好像剛才的對話並沒有出現過一樣。

「好啊。」二宮和也笑著答應,手伸入口袋裏,寄出了一封簡訊。

送信者:Nino
收信者:S.S
主題:明天取消
內容:
要陪雅紀去動物園,抱歉。

送信者:S.S
收信者:Nino
主題:ok
內容:
還在想你這幾天一直跟我一起
你的戀人竟然沒反應是不是不愛你了
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玩得開心點哦~

在動物園的這一天,二宮和也深深感受到的是自家戀人對動物的強大親和力和自己作為宅男的渣體力,這點在有幾隻小動物試著爬出籠外撲向相葉雅紀,以及二宮和也走到一半就要休息可以看到。

回家後,他們都累得癱在地上,他們草草洗了澡,然後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相葉雅紀醒來後,原本想為戀人做個早餐,卻發現他旁邊的床已經不再溫暖,似乎離開了很久,心裏不禁有點失落。

突然傳來陣陣香味,相葉雅紀快速跑到廚房。

「醒了嗎?」

「因為你還在睡覺,所以就沒叫醒你。」

「怎麼不說話?」

「啊、早上好!那是炸雞啊!」

「早安,不過這是什麼對話啦。」

「嘿嘿,但早上就吃炸雞啊⋯⋯」

「有什麼問題,可是我特地為你做的。」

「了解!我一定會全部吃光的!」

「你都吃光那我吃什麼。」

「也對喔,不如⋯⋯」

「笨蛋⋯⋯」

「⋯⋯」

早晨的打鬧過去,下午的行程也該開始。

「雅紀,我下午要去出去一下。」

「知道了。」

「記得吃午飯喔。」

「嗯。」

「那我出去了。」

「路上小心喔。」

隨著「碰」的一聲,屋內變得非常寧靜。

相葉雅紀拿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喂?」

「相葉君?怎麼了?」

「呐,陪我去跟蹤Nino吧。」

「誒?」

「與其在這裡胡思亂想,我覺得我還是去弄個明白比較好喔。」

「唉⋯⋯你想怎樣就怎樣吧⋯⋯」松本潤總覺得認識相葉雅紀之後,歎氣的次數多了不少。

「我下了一個追蹤app,我們跟著走就可以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好吧⋯⋯」

根據追蹤app,他們到了一間甜品店,而看到那家甜品店時,松本潤晃了晃神,那是他以前經常來的一家甜品店,為了某個人。

他們環視四周,找到了二宮和也,他的對面坐著一個跟著他年紀相若的男人。他們小心翼翼地移動,慢慢看到那個男人的臉。

松本潤十分驚訝,那個男人正正就是他五年前每天都來這家甜品店的理由。他的容貌並沒有太大改變,只是外表感覺完全不一樣了。他金黃色的頭髮已經染回黑色,神情溫和穩重,看起來成熟了不少,他早已不再是以前那個不羈放縱的少年。

相葉雅紀在看到松本潤的反應後,心裏更是緊張。

「松潤你認識他嗎?」Nino喜歡他嗎?

「啊?啊⋯⋯嗯⋯⋯」

「他是誰?」

「櫻井翔,我喜歡的那個人。」

「誒誒誒?!他不是去世了嗎?!」

「誰跟你說的⋯⋯」

「你啊!」

「怎麼可能。」

「你說你有一個高中認識的交往了三年的一直很喜歡的人,可是他在高中畢業後決定出國留學,而你當時因為賭氣而沒去送別,結果就看不到他的最後一面啊。」

「你就是這樣解讀我說的話嗎⋯⋯見不到最後一面不代表他去世了!」

「所以是我理解錯了嗎?」

「當然⋯⋯」

「抱歉抱歉。」

「真是的⋯⋯」

外面的人在吵吵鬧鬧,裏面的人在互相調侃。

「你說你的大兔子什麼時候才察覺到我們早就發現他了?」

「你說你到底願意面對你的小黑豹了沒有?」

「Stop. 說不過你。」

「那你的回答?」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時的情況,就算我現在回來了,我又能怎樣。」

「告訴他事實不就行了。」

「告訴他我當初離開是為了他?就算是事實,他能接受嗎?他可不是一個會依賴別人的人,論自尊心他可不比我低,他知道出國的真相之後更可能會的是不滿,畢竟他不是溫室裏的小花,也不是樂於受保護和等待的人。」

「五年前的他也許會,但現在的他已經成熟了不少。我覺得你可以大大方方告訴他,他會理解的。」

「我總覺得沒那麼容易⋯⋯而且我沒辦法肯定他仍然喜歡我。」

「你不應該懷疑他對你的感情,他當時對你如何,大家有目共睹的。」

「但現在呢?我也不想這麼想,可是一想到當時我們的關係,而我卻突然宣告出國,他那時候的感受,我連想也不敢想。他會不會因此而埋怨我,放棄對我的感情,甚至討厭我?我不清楚,而且我不在他身邊整整五年,誰能保證他對我會不會已經淡忘。」

「嘖。勸了你差不多一個星期,你的態度仍然是這樣,一直在逃避面對J,你的果敢決斷被你吃了嗎!」

語畢,二宮和也拿出手機,打電話給松本潤。

「J你過來我這邊。」

「喂!」

松本潤來不及弄清楚他們是怎樣被發現,就迷迷糊糊地走到二宮和也那𥚃。

「J,你親自跟這個人好好說清楚,我帶雅紀走了。」

「松潤再見!之後要介紹櫻井君給我認識哦!」明白二宮和也反常行為的原因的相葉雅紀心情輕鬆又愉快地跟戀人離開,留下二人獨處。

「⋯⋯好久不見了。」

「嗯,你最近好嗎?」

「挺不錯,謝謝。」

「那個⋯⋯」

「嗯?」

「當初突然出國,都來不及告訴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你想知道嗎?」

「⋯⋯我想知道。」

「那時候,我的父親知道了我們交往的事,他要求我出國留學,並提出只要我回國後,我們仍喜歡對方就可以在一起,但相反,要是我們其中一方不再喜歡對方,我就要放棄。現在我想知道,我,到底需不需要放棄?」

「記得我們剛交往的時候我說過什麼嗎?」

「一生只談一場戀愛就足夠了。」

≣≣≣≣≣✿≣≣≣≣≣≣≣≣≣≣≣≣≣≣≣≣≣≣≣≣≣≣≣
後續(?

「叮噹」

「J、翔桑,我來接雅紀了。」

「誒?你不知道嗎?相葉君跟大野君一起去玩了,沒在我們家。」

「大野君?誰?」

「他是我留學時認識的一個前輩,大野智。放心好了,智君還是挺可靠的。」

「雅紀竟然都沒告訴我⋯⋯」

「重點是?」

「雅紀有新朋友沒告訴我,雅紀跟別人去玩沒告訴我,雅紀沒在你們家沒告訴我。」

「所以呢?」

「下個月新出的遊戲就決定由他來買吧!」

「有哪一次不是他買的⋯⋯」扶額。

-------------end-------------
大概是給初心cp的一篇文
第二天起床那個部分
其實原本想寫Nino已經離開了
做早餐的是潤
但這樣Aibaba會難過的(?
一想到他難過的表情就不忍心了(明明只是妄想。
果然我對五子任何一個難過的表情都忍不住啊(*゚▽゚*)

【磁石】又一個小段子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攻受不明
慎入

------------start------------

「翔君,你喜歡我嗎?」

「你又問那種無聊的問題了,答案不是很明顯嘛,我可是仍然無法忘記你誕生時的高興和激動哦。」

「不行,一定要回答我。」

「好了,櫻井翔喜歡二宮和也!」

聽到答案的少年滿意地揚起嘴角,卻沒有留意到櫻井翔怪異的表情。不一會兒,少年被麻醉針刺中昏倒。

「我喜歡二宮和也,可惜你不是。你只是跟他擁有同樣的DNA罷了。」

「快準備,我要給617號病房的二宮和也做手術!」

「但櫻井醫生,那個病人不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心臟嗎?」

「我已經找到了,一個絕對完美匹配的心臟。」

-------------end-------------
今天好高興喔
如願以償了
所以就摸個魚
真開心
至於段子裏的少年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得出
是cloning喔
By一個讀生物讀得有點混亂的girl

【全員團愛無cp】原罪糖果(二宮和也篇 傲慢)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慎入慎入慎入

------------start------------

「早上好!Nino!」

相葉雅紀把開車門,精神奕奕地向二宮和也問好。突然,他愣了一愣,他竟然看到跟自己認識超過二十年的團員眼裏透出明顯的輕藐。

「怎麼了?相葉君?」經紀人坐上駕駛座,轉頭看見相葉雅紀還沒有上車,有點疑惑。

相葉雅紀回神過來,看看經紀人,再看看二宮和也,二宮和也的臉上跟平日一樣,懶洋洋的,並沒有任何的輕視,他想了想,大概是錯覺吧。於是,他就當作什麼也沒發生,上車坐好,往電視台進發。

而相葉雅紀沒留意到的是當經紀人上車之後,二宮和也眼中閃過的驚訝,他不明白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在見到相葉雅紀的一瞬間,他忍不住心裏產生強烈的優越感,認為自己比別人更優秀,但當見到經紀人之後,那種感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現在罕見地有點不知所措,要是告訴團員,又怕會麻煩到他們,要是不管它,又不知道之後會怎樣,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到了電視台之後,相葉雅紀和二宮和也一起走到樂屋,沿途碰到一些工作人員也會禮貌地打招呼,可是一踏進樂屋內,情況又變得奇怪起來。

樂屋內只有松本潤和大野智,一個在玩手機,一個在看雜誌。

「早安!leader、松潤!」

「早安,相葉醬。Nino都早哦。」

「嗯。」

聽到二宮和也敷衍的回應,三人對視一眼,大家眼裏都有點不解。半晌,松本潤聳聳肩,眼神示意,可能是早上心情不好吧。仔細想想也好像沒其他原因,他們就就此揭過。

「呐,leader又在看有關魚的雜誌,是想要釣魚嗎?」

「嗯,明天晚上才有工作,有足夠的時間去釣魚。」

「leader記得要防曬喔!」

「嗯嗯嗯。」

「唉,答得那麼快,到底有沒有放在心上的。」

「不就是嘛,大叔你可不要又忘了塗防曬霜,然後成了一塊炭回來啊。否則可不是你自己一個人的事情了,我們也會被你連累的,我才不想被經紀人罵。」

松本潤聽到後微微皺起眉頭,雖然二宮和也偶爾也會說這些話,不過也只是開玩笑而已,語氣也從來不會如此嘲諷。看著這樣的二宮和也,松本潤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相葉雅紀原來就是個直接的人,聽到二宮和也的話,他就馬上回應。

「Nino,你的語氣好奇怪啊⋯⋯」坐在後面的大野智也點點頭。

「哪裡奇怪了?我一直都是這樣的。」

「平常的Nino才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呢!」

「說什麼平常的我,現在你很了解我嗎?哦,不是,你根本沒資格了解我!」

「Nino?!」

剛進來的櫻井翔聽到的就是這麼的一句,定睛一看,二宮和也的臉上更掛著明顯的鄙夷。他趕緊關上門,走到二宮和也面前,皺著眉看他,而二宮和也只是抬起下巴,隨意掃了他一眼,完全不見平日的感覺。這個時候,工作人員通知他們到棚內準備,他們只好暫且放下。

出到棚內,工作人員四處走動準備拍攝的器材及道具,而他們則坐在一旁默默等待拍攝的開始。這個時候,二宮和也開口說了一句:

「抱歉⋯⋯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控制不了自己⋯⋯」

「哼!」就算是多年的好友,被這樣說,也很難不生氣的。

「對不起,但我真的⋯⋯」

「等一下,你說你控制不了自己?這是怎麼回事?」櫻井翔找到二宮和也話裏的疑點。

「我也不知道啊!從早上開始就感覺怪怪的,只要一剩下你們在我身邊,我就不自覺地覺得自己高人一等,這種感覺真的不太好⋯⋯」說著說著,二宮和也慢慢抱著雙腿,身子圈成一團。

「呐⋯⋯Nino,沒事吧?」見到二宮和也少有的慌亂和脆弱,相葉雅紀始終沒法繼續生氣。

「嗯⋯⋯還好⋯⋯」二宮和也把臉埋在雙腿,聲音悶悶的。

「嗯?Nino你剛剛說只有在我們面前才會這樣,對吧?」

「沒錯,怎麼了?」

「你沒想到些什麼嗎?」

「難道你說的是⋯⋯」

「大概我們之前吃的那個,是真的了。」

「原罪糖果⋯⋯」

「就是這個。」

「不過我想現在首要的是,之後的工作該怎麼辦?」

「放心,那張卡上寫了,只會在信任又親近的人面前才會這樣,所以每當有不是完全信任的人在場,糖果就會失效。」

「那就太好了。」

「所以⋯⋯我們不用再擔心了?」

「沒錯,就是這樣。」

「不過沒想到我們竟然是Nino完全信任和親近的人呢,嘿嘿。」

「才、才不是啊,你這個笨蛋!」

「Nino耳朵好紅!哈哈哈。」

「臉都⋯⋯紅了。」

「哈哈哈哈⋯⋯」

「⋯⋯」

眼底閃過一絲不屑,傲慢的一天到底能否安然渡過。

≣≣≣≣≣✿≣≣≣≣≣≣≣≣≣≣≣≣≣≣≣≣≣≣≣≣≣≣≣≣
樂屋小片段

「笨蛋,給我去拿水來。」

「はい!」(*´◇`*)

「去幫我拿台本。」

「はい!」(*´◇`*)

「幫我買飲料回來。」

「はい!」(*´◇`*)

「你們說這樣真的好嗎?」

「相葉醬不做的你就要做哦。你想想下午時,連松潤也被說:可以幫我買東西是你的榮幸!雖然之後道歉了,但對於異常的Nino還是順著他的意思吧。」

「更何況相葉醬好像挺樂在其中的。」

因為知道自己是二宮和也信任又親近的人而非常高興的相葉雅紀今天仍然非常天使。

-------------end-------------
N先生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已經盡力寫了
還是寫不出想要的感覺。
其實我都覺得生賀發這種類型的文好像有點不太好
所以後面加了一個樂屋的小片段
這樣看起來應該比較像生日賀文(不
至於文章內容並非故意弱化N先生
只是覺得一個人要是在某種情況控制不了自己
但之後卻有記憶自己做了一些原本自己根本不可能做的事時
內心大概會覺得好可怕
畢竟自己的思想和行為都不受自己控制
你說多可怕
就這樣
最後再說一遍
二宮和也 生日快樂
願你一切安好

【全員團愛無cp】原罪糖果(序章)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慎入

------------start------------

「咚咚」

一聽到敲門聲,五人就抬起頭望向門口。打開門的是一個看起來像十代左右的女性工作人員,她手持一個盒子,說:

「這裡是給你們準備的小零嘴,要是口癢了可以吃喔。」

「謝謝你。」幾人異口同聲地回應。

那個工作人員一離開,他們幾個就好奇地看著這盒零嘴,因為很少有工作人員特意拿進房間,一般都是就這樣放在樂屋的小桌子上的。

相葉雅紀第一個忍不住,他把手伸向盒子並打開了它。

「誒?是糖果啊,平常不都是仙貝或者和菓子之類嗎?」

「或者是想買些新的零食吧。」

「嗯?剛好五顆的呢。」

「試不試一下?糖果五顏六色的,感覺挺不錯。」

「沒所謂,試一下吧。」

「我要這個!跟我的代表色一樣的!」

「那我要這個。」

「啊!好吃!」

「是挺好的。」

「甜⋯⋯甜的。」

「笨蛋,糖果不甜難道是苦的嗎!」

「我去把盒子扔掉了。」

「ok~」

「撲通」

「相葉君沒事吧?」

「嘿嘿,沒事。」

「真是的,小心一點嘛。」

「呐,你們來看看這個,是從盒子裏掉出來的。」

五人圍在一起,看著那張從盒子掉出來的卡。

親愛的嵐さん:

恭喜你們成為我們的實驗對象!這盒糖果是我們新研發的製品「原罪糖果」,吃了之後會在未知的某一天被引發出人類七宗罪之中的其中一項罪行,不過請放心,這種情況只會維持一天,第二天並不會有任何後遺症,而且只在信任又親近的人面前才會展現,至於在那一天造成的不良影響,例如形象受損、被絕交等的狀況,我們並不會負上任何責任。請享受糖果帶來的改變。謝謝。

原罪上

看完這張卡之後,五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是怎麼回事⋯⋯」

「大概是惡作劇吧⋯⋯」

「我想也是,這種那麼奇怪的事⋯⋯」

「這種事是電影才會發生的吧⋯⋯」

「暫時別管它吧,差不多該拍攝了。」

「嗯!」

那時候的他們雖然心裏有疑惑,但也很快就把它拋諸腦後,直到其中一位團員變得奇怪的那一天。

-------------end-------------
這個是一個系列
為了一年內可以不用想生賀而出現的系列
到25/1就會完結的系列
members的七宗罪全部由抽籤決定
所以是隨機的
不過不會重複
17/6會放Nino的
請不要期待
我怕你會失望

【磁石】一個小段子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這只是個無聊寫出來的小段子
老梗
慎入

(●・ω・)ノ------------start------------

聽到門聲,櫻井翔的手頓了頓,然後又好像什麼也沒聽到一樣繼續手上的動作。沒過一會兒,他的眼眶開始泛起淚水,他抬手擦一擦臉,眼睛卻不受控制地流下更多的淚水。

明明之前他不會這樣的,但為什麼我現在會這樣的。隨著淚水的增加,他臉上的倔強慢慢消散,甚至出現一絲委屈。

走進門的二宮和也從背後抱住櫻井翔,舔了舔他臉上的淚,無奈地說了一句:

「翔,說了多少次,洋蔥要在水裏處理啊。」

(○・ω・)ノ-------------end-------------
只是突如其來想寫寫這個梗而已(゜▽゜)

【磁石】衝口而出到底是福還是禍 (番外)

J禁
嚴重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攻受不明
其實偏NS(。
真的慎入!!!!

(●・ω・)ノ------------start------------

二宮和也第一次見到櫻井翔,是在高二的開學日。

那一天,二宮和也手持遊戲機,一邊低著頭玩,一邊走路回課室。突然,他聽到一把透露著焦急的聲音。

「不好意思,麻煩讓讓路!!」

當二宮和也抬起頭時,只見一個男生手拿著書包和一些書急急忙忙地衝向自己,但由於男生說話時跟二宮和也的距離已經很近,而且他跑得又快,所以二宮和也根本來不及躲避,就被撞倒在地上。

「抱歉,你沒什麼事吧。」

「沒什麼事。」只是有點痛。

「啊!我的遊戲機啊!」沒畫面了!還沒有儲存的!不會壞了吧!!!

「遊戲機?嗯⋯⋯我現在有急事,你有什麼需要就來三年A班找我吧。」男生皺著眉看著手腕上的錶說。

「太好了!還可以動!!!啊⋯⋯」聽到男生的聲音,二宮和也才想起害他的遊戲機差點死掉的罪魁禍首還在呢。

二宮和也定睛一看,男生頭髮金黃,耳朵上戴著耳釘,眼神閃爍著不羈的鋒芒,感覺是個不好惹的人。反正遊戲機都沒事,雖然剛玩的紀錄沒了,不過也很快可以玩回,為此而惹麻煩好像不太值得。二宮和也想了想,就說:

「沒什麼,不用了。你有急事可以先離開。」

「那好,我先走了,真的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再見。」

原本以為沒什麼交集的人,結果在某一天再次遇到關於他的事。

「Ni、Nino ,我今日想自己一個回家⋯⋯」相葉雅紀,二宮和也的鄰居,一個天然乖巧的boy。

「約了其他人嗎?」

「誒?啊⋯⋯嗯⋯⋯沒錯了⋯⋯不過我不是故意說謊的!每次問Nino要不要跟除了我還有松潤以外的人一起去玩的時候,你總是拒絕我,所以你別生氣嘛。」

「才沒生氣,反正都沒興趣,你邀請我幹嘛,我只是覺得你說謊的表情太好笑了。」

「喂,哪裡好笑了!我去玩了,不管你了。哼!」

看著相葉雅紀氣呼呼的背影,二宮和也陷入沈思之中。雖然不是認識他很久,但性格都懂了一大半,他可是一個怕生又安靜的天然啊,竟然有人在剛開學的幾個月內就跟他完全混熟了?!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是誰呢。我不是嫉妒,只是好奇而已。我當初認識他的時候,還是他主動找我的!

於是,二宮和也就偷偷跟在相葉雅紀的後面,結果看到那天撞倒他的男生。他眉頭一緊,有點怕那孩子會不會是惹上不良自己又不知道了,還是打探一下那個男生比較好。

二宮和也看著收集到的消息,似是鬆了一口氣。櫻井翔,成績優異的學霸,性格溫柔、重視朋友但有點強勢,黃毛的原因單純是叛逆期到了。

只是他的人緣非常廣,圈子小至學校,大至國外。有那麼多朋友,會不會忽視相葉雅紀的?

因此,二宮和也做了一個一生也不後悔的決定,跟蹤櫻井翔。

櫻井翔是個非常有規律的人,每日的生活都計劃好,只是偶有改動。

星期二,上學、足球、甜品店

星期三,上學、風紀工作、甜品店

星期四,上學、跟朋友玩、甜品店

星期五,上學、風紀工作、甜品店

星期六,上午跟相葉雅紀逛街、甜品店、下午不明

星期日,甜品店、不明

雷打不動的甜品店只有在星期一見不了。

星期一的櫻井翔,會提早結束風紀工作,然後匆匆忙忙地離開,就如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天。但之後的去處不明,因為上一次跟蹤,二宮和也在櫻井匆匆跑過時來不及反應,讓他離去了。這次,二宮和也看準時機,一直跟著他,緊追著他的身影。最終,他們停在幼稚園的門前。

「鈴木老師您好,我是來接小修的。」

「怎麼又是跑來的,說過可以慢慢來的嘛,遲一點小修會體諒你的。小修,收拾好就出來吧,你哥哥來接你了。」

「啊!哥哥!」櫻井修快步走出來一下抱住了櫻井翔的小腿。

「小修今天做了什麼事情了?開不開心啊?」櫻井翔彎下腰,摸摸他的頭,問。

「今天砌積木還有畫畫了!哥哥你看看我的畫!好不好看?」

「嗯!小修真棒呢!不好意思喔,明明每個星期只有一天有時間來接你哥哥還來遲了。」

「不會啊!哥哥來得已經很快了!我剛剛還差點畫不完我的畫呢!」

看著弟弟天真爛漫的笑容,櫻井翔也露出微笑。

溫柔又溺愛的神情在囂張不羈的面容上展現,既矛盾又意外的和諧,看著這樣的他,二宮和也心裏突然出現悸動的感覺。

他很清楚這是什麼意思,畢竟他也高中了,初中時當然也有過喜歡的人,只是那時的心動跟現在的相比竟然有點不值一提。

那天之後,二宮和也仍然繼續跟蹤櫻井翔,時間長了,甚至有點熱衷於此。

早上,躲在課室門外偷看。

午休,躲在飯堂角落偷看。

放學,跟蹤到甜品店偷看。

傍晚,跟蹤到櫻井家門外。

「Nino,最近怎麼經常都不見了?想跟你一起吃飯也不行了。」

「抱歉,那今天一起吃吧。」雖然說是喜歡他,但似乎真的放太多精神和時間在他身上了,這個人對自己的吸引力不應該那麼大啊,他長得好看但又不是勾魂攝魄的程度,而且他是個男生,性格又不能說是非常有魅力,其實為什麼自己會心動啊⋯⋯

「呐呐,我之前認識的那個新朋友看起來超酷的!可是,他有時候也很可愛的,偶爾會犯天然,他的朋友都說他半天然,而且他有時候惡作劇又像個小孩一樣,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呢!還有還有他上課時⋯⋯」

「是這樣啊⋯⋯」原來他跟朋友一起的時候是這樣的。

「啊,對不起,一直在說他,你應該沒興趣吧,要不我們來聊些別的?」

「不、不會啊,一直說他也挺好的!」

「怎麼了?這麼著急的樣子,不是喜歡上他了吧。」玩心大起的相葉雅紀露出可愛的笑容。

「怎麼可能啊⋯⋯」二宮和也別開臉,小聲嘀咕。

「誒???不會吧⋯⋯真的?那該怎麼辦?你要去吿白嗎?你會怎麼做啊?」看著好友通紅的耳朵,相葉雅紀有點慌張。

「才不會告白啊!他又不認識我,還是個男的,一定會被拒絕的。」

「那麼我介紹你給他認識,怎麼樣?」

「才不要呢,反正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認識了都只是朋友而已,我就沒那麼大的自信認為只要能認識他,他就會喜歡我了。」

「那⋯⋯你想怎麼做?」

「時間會沖淡一切。」

・.━━━━━━━━━ 十年後 ━━━━━━━━━.・

二宮和也坐在自己的房間裏,想到今天相葉雅紀告訴自己的有關櫻井翔的事情,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只是很快就變成苦笑。

高中畢業後,他原本想中斷所有有關他的訊息,只是又狠不下心,一猶豫就給自己一個藉口,報考跟他一樣的大學,又再給自己一段時間,決定之後才不再喜歡他;大學畢業後,他終於再沒法找理由延長喜歡他的時間,可惜不過一個月,他又忍不住想要知道他的事。相葉雅紀見他似乎真的很想念他,心軟下來就提出會告訴他,他的近況,就這樣單方面的戀愛持續了十年,直到現在仍不能斷。

或者對他而言,櫻井翔就好像毒品一樣,一旦嚐過一次,就再都戒不掉,之後毒癮更只會愈來愈嚴重,令他完全離不開他,即使第一次他只是淺嚐過他的味道。

後來,在一次的交通意外中,二宮和也受了重傷。

為了他著想,他的家人決定為他找個能照顧他一生的人,而得知此事的二宮和也突然想到相葉雅紀說過櫻井翔想換工作的事,就決定賭一次。

「呐,可不可以幫我?」

「嗯⋯⋯我只會幫你勸他面試,之後的事就是你們兩個之間的事了。」畢竟兩個都是自己的朋友,他想幫二宮和也,但同時他也要尊重櫻井翔的選擇。

「嗯,足夠了,謝謝你。」

「不過為什麼突然願意認識他了⋯⋯?」

「只是想賭一賭,反正現在這樣,結果就是娶一個不愛的人來照顧我吧,那倒不如試一試認識他,也許他會喜歡上我呢,失敗了,就是回復原狀而已,但成功了,我的幸福就來了。」

看著眼前這個鼓著臉,努力把甜品放進口中,還不停說好吃的人,二宮和也只感受到滿滿的幸福和快樂。

櫻井翔聽不到他的回應,就抬頭看看他,見到他笑而不語的表情之後,有點疑惑。

「怎麼了?」

「沒什麼。」

才不要告訴你我那段長達十年的愛戀!

(○・ω・)ノ-------------end-------------
碎碎念
不看也可以
S先生的部分其實不多
我其實想寫多點的
但強加戲分又做不到
所以抱歉了(這傢伙真的是紅擔來的。
另外
這文原本想拿來當生賀
但N先生的生日發這種文
感覺會被揍(你想少了不在N先生的生日發也會被揍
所以就今天發了
生賀要看有沒有時間
事關下個月要考試我要溫習
但會盡量
畢竟第一次渡過N先生的生日
之前S先生的生日除了祝福就沒做什麼已經很遺憾
這次希望不要又這樣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