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鳴

【磁石】衝口而出到底是福還是禍(下)

因為新shop有磁石
我很高興
所以就更了(゜▽゜)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攻受不明
慎入

(●・ω・)ノ------------start------------

松本潤跟二宮和也從小一起長大,彼此非常熟悉,一到二宮家連門也不敲就直接走進二宮和也的房間。然而,第一眼看到的畫面就令他有點不知所措。

房間裏,櫻井翔的雙手在解二宮和也的褲子,臉上紅紅的,有點尷尬害羞;而二宮和也則一臉大爺的任由櫻井翔的手在自己身上動。

根據櫻井翔不完整的解釋,二宮和也在玩遊戲時被櫻井翔手中的因跌倒而飛出來的布丁丟中了褲子弄髒了二宮和也以他腿受傷和看不到不方便以及褲子是櫻井翔弄髒的櫻井翔要負責的理由要櫻井翔幫忙換了它這就是松本潤一打開門看到的狀況的成因。

聽完之後,松本潤看了二宮和也一會兒,又看了櫻井翔一會兒,良久只說了一句「要幸福喔」,到底他腦內了甚麼我們就不知道了。

這件事之後,二宮和也跟櫻井翔之間的關係就變得有點微妙了,準確點說是櫻井翔單方面的糾結,二宮和也可是一臉坦然的,吃自己的睡自己的玩自己的,請忽略他偶爾看到櫻井翔時微紅的耳朵,反正櫻井翔也沒發現。

突然有一天,二宮和也病了,似乎是因為坐了一個晚上陽臺所以發燒了。

看著四處跑出來跑進去為二宮和也換水熬粥餵藥的僕人,櫻井翔乖乖地坐在沙發上,反正他又幫不了甚麼,更可能幫倒忙,這樣坐著自己也樂得清閑,又不再一臉尷尬地對著二宮和也,一舉兩得。

晩上,他去看看二宮和也以表示一下關心,得到二宮和也在休息的回答,但看看還是可以的,只是請不要發出聲響打擾。

他走到床邊,看到二宮和也的臉紅通通的,呼吸也很急速,偶爾有幾聲咳嗽,不禁有點擔心和懊惱,自己竟然為了不用看見一個在難受的病人而高興了大半天,還心安理得地在別人家的客廳享受甜點,又沒想過他的病況,明明答應過會照顧他的,似乎言而無信了⋯⋯而且看著他,總會想起小時候的小舞和小修呢。這樣想著,手就不自覺伸向二宮和也的頭,輕輕摸了幾下。

第二天,櫻井翔跟二宮和也之間那微妙的氣氛就這樣悄然消失了,而且櫻井翔望向二宮和也的眼神也少了分疏遠,多了分溫柔和縱容。

距離櫻井翔因為一句衝口而出的話而把自己的一生和二宮和也的一生連起來已經過了三個月,兩位之間的關係愈來愈好,有時候甚至同時想到同一件事情,偶爾也開始不説話,一個眼神就能懂對方的意思。

至於二宮和也的傷,腿傷也好得差不多,只是眼睛仍然毫無起色。

「Nino,醫院那邊怎麼說?還是沒找到適合的眼角膜嗎?」

「嗯,不過也沒什麼所謂了,我的生活還是可以繼續下去,而且也有你照顧我。」

「説甚麼照顧,不就是提醒你吃飯吃藥別玩太久遊戲機和魔術而已,不是我也行吧?而且還是健健康康比較好吧。」

「啊啊⋯⋯」

又來了,每次提到不是我照顧也行啊,身體恢復對他更好啊,他就一定會這樣含糊不清地回答,身體健康健全不是人人也希望的嗎?怎麼他的反應就與別不同。

直到幾天後,櫻井翔似乎知道原因了。

二宮家的和子夫人找他到書房,並對他說了有關醫院已經找到匹配的眼角膜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二宮和也卻不願做手術,希望他勸勸二宮和也。

「為什麼?」

「甚麼?」

「眼角膜,有適合的,對吧。為什麼不做手術?」

「你知道了。沒什麼,就是不想而已。」

「為什麼?」

「都說了就是⋯⋯」

「為什麼!沒有合理的理由明天就給我去醫院!」

「⋯⋯抱歉,我的語氣太衝了。」

説完這句,二人都沈默了。

良久,二宮和也才開口。

「你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想做手術?」

「我怎麼可能知道。」

「⋯⋯⋯⋯好,我明天就去醫院。」

櫻井翔雖然有點疑惑二宮和也的決定怎麼變得那麼快,不過只要他願意做手術,就足夠了。

手術定在幾個月後的今天,即使手術成功率很大,過了幾個小時醫生也走出手術室並宣告手術成功,可是櫻井翔仍然莫名地有點擔心,可能是沒有聽到二宮和也親口說自己能看了,心裏總有點不踏實吧。

又過了一個星期,到了拆紗布的那一天。

醫生拉下百葉簾,讓室內的光不會太亮太刺眼,然後小心謹慎地把紗布慢慢拆下。

二宮和也慢慢睜開眼睛,適應了室內的光線之後,視線環繞房間內的周圍,然後停在櫻井翔身上,說了一句:

「終於看到你了。」

對上二宮和也的視線那一瞬間,櫻井翔的心跳好像有點快,這種慌亂的感覺對他來說很少有,令他有點不知所措。

他平復一下心情,對二宮和也點點頭,卻不知道可以說什麼,相視無言。

二宮和也的家人一看到二宮和也已經恢復視力,就馬上上前詢問醫生之後要注意的事項和安排出院,以及慰問二宮和也,面對他們的問題,醫生耐心解答,而二宮和也也很快移開視線,微笑回應他的家人。

看著他們一家相處融洽,那種氣氛令人感覺插不入他們的世界,這時候櫻井翔突然深深的體會到自己只是個外人,一個因為意外而誤闖他們的世界的人,現在意外結束了,他也該離開了。

「這些日子以來謝謝您們的照顧,之前二宮君受傷了我也沒幫上什麼忙,現在二宮君傷已經好了,只要多休養就可以恢復健康,我就更沒理由留在這裡,替我祝他早日痊癒,再見。」

二宮和子看著眼前謙和有禮的青年,內心有點複雜。

老實說最初她並不喜歡他,因為原本希望找一個賢惠的女生作媳婦,讓她好好照顧自家兒子的,誰知自家兒子不知道怎麼了,以前一直都是無所謂的,就是這次堅持要他照顧自己。後來一起住了,相處之下,就發現這個孩子跟自家兒子差不了多少,又溫柔又有禮,吃點好吃的就滿足,偶爾耍點小任性,跟自家兒子打打鬧鬧,也是可愛得很。現在要離開,心裏總有點不捨。

「不能留下嗎?」

「抱歉,我已經沒有理由留在這裡打擾您們了。」

「好吧,我尊⋯⋯」

「誰讓你走的。」

「Nino?你不是在休息嗎?」

「怎麼走了?」

「你的傷都好得差不多了,我還留在這裡幹什麼。」

「你忘了你的約定了嗎?你答應過照顧我一生,不能離開我,只能一直留在我身邊,以我所知你不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你不會是想反悔吧。」

「別想離開我身邊!」

並不是你誤闖我的世界,而是我要你走進我的世界。

(○・ω・)ノ-------------end-------------
標題總跟文章關係不大。
標題苦手啊。
不過有小紅心小藍手果然還是會很開心呢
感謝你們哦(๑ơ ₃ ơ)♥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