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鳴

【磁石】衝口而出到底是福還是禍(上)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什麼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並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對話偏多
攻受不明
慎入

(●・ω・)ノ------------start------------

「小和⋯⋯」

「我明白,我現在這樣總要有人照顧,媽媽你們都不年輕了,就算想照顧我也照顧不了多少年,我真的明白的。我現在有點累,我想休息。」

「好⋯⋯那你休息一下吧。」


「呐呐呐,聽說二宮家的兒子前一陣子出車禍受傷了,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腿部受傷較重,好像需要治療很長時間!」

「這個我知道!其實他眼睛的傷才是最嚴重啊!現在是暫時失明,但據說要是一年內找不到適合的眼角膜移植,就沒救了,真可惜!」

「誒?!不過你們怎麼知道的?會不會只是謠言而已啊?」

「這個消息絕對是真的!二宮家都發佈宣言招募人了,雖然美其名曰媳婦。不過說不定女婿也可以,畢竟就是找個人照顧他一生而已。」

「這樣⋯⋯」

「⋯⋯」

相葉雅紀在回自己的部門途中聽到一連串的八卦,他眼睛溜了溜,拿出了電話。

「喂?翔醬,你不是說正想辭去現在的工作,然後找一個包吃包住又保證雇傭終身的新工作嗎?」

「我只是隨便說說,雖然剛辭職了,但那種終身聘用的美好工作怎麼可能存在啊。」

「我剛剛聽到一個啊!」

「怎麼剛好讓你聽到了⋯⋯説出來聽聽吧。」

「二宮家的媳婦啊!」

「噗,咳、咳咳咳⋯⋯你在逗我嗎!!!」害我的咖啡都噴出來了。

「這是真的⋯⋯你可以去看看他們的公告,而且去面試而已,反正成功了就不用擔心生活了,失敗了也不過是回復現在的生活嘛。」

「別鬧,我才不去。」

「為什麼!」

「丟人⋯⋯」

「那裡?」電話對頭的相葉雅紀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好了好了,我去就是。」解釋愈多只會愈來愈麻煩,反正一個男的去面試都不可能成功吧。

櫻井翔收到通知今天下午將舉行面試,面試地點是二宮家。到達後,他看到不只有他一個男性,心裏不由得放鬆起來。

面試的人逐一走入面試室,有些很快就出來,有些很久才出來,出來時神態各異,令人搞不懂面試內容到底是什麼。

面試室內坐著一位中年婦人,旁邊是一對年輕男女,三人容貌完全沒有共通點,唯一相似的只有她們都一臉嚴肅,看起來對此事非常認真。

櫻井翔走進面試室,然後坐在她們面前的椅子上直視她們。

「櫻井翔先生,你為什麼會來面試?」

「朋友介紹的,所以就來。」聽到這句,三人微微皺起眉頭。

「你的資歷顯示你的長處是經濟金融方面的,你認為這能幫助你被錄取嗎?」

「不認為。」眉頭皺得更緊了。

「除了這方面的技能,還有其他能夠照顧人的能力嗎?」

「沒有。」臉全黑了。

「⋯⋯你可以離開了。」

櫻井翔一聽到就馬上離開面試室,心情非常輕鬆,心裏想這事終於完了!

然而,幾日後,櫻井翔站在自己家裏的信箱前,有點難以置信地看著手上的取錄通知書,他是不是眼花了?要不然絕對是寄錯了吧!

他打電話問問二宮家,接電話的人是一位女性,聲音有點熟悉,大概是其中一個面試官,她的回答是他的確被選為二宮家的「媳婦」了,而且請他明天必須要到二宮家走一趟,然後就掛電話了。

櫻井翔呆呆地看著發出「嘟嘟」聲的電話,有點抓狂,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對方掛掉電話後也同樣一直看著電話,而且還說了一句「我也希望這是搞錯了⋯⋯」。

第二日,櫻井翔到了二宮家,還沒說話就被人帶到一間房間門口,並示意二宮和也在裏面,剛反應過來人已經走了。他無奈地看看空無一人的走廊,再看看房問的門,敲了敲,聽到一聲回應後就走進房間。

房間陳設簡單,書架CD架桌子靠牆,床在陽臺附近,特別的是地上鋪滿厚厚的地氈,房間內也一些尖銳的物品也沒有。由於房間沒有開燈,櫻井翔只能隱約看到床上有一個人影背向他,大概就是二宮和也。

「你就是那個面試及格的人?之後就是你照顧我?」一把稍尖的男聲從那邊傳出。

「我是,不過⋯⋯」

「那請你離開吧。」

「嗯?為什麼?」雖然正中下懷,但有點好奇。

「原因好簡單,容忍會被時間消磨,沒有人願意一直照顧另一個人,即使是有感情有關係的人也一樣,更何況一個只因為利益的人。」

「你就這樣想?這個世界還是有這種人的。」

「哦?那你願意嗎?」

「什麼?」

「你願意一直照顧我嗎?一個雙腿行動不便,眼睛大概沒什麼機會康復的傷殘人士。」

「這⋯⋯」

「果然是這樣嘛。」

「⋯⋯好吧,我照顧你!」

「⋯⋯你在說什麼呢?做不到別誇下海口,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是一輩子的,而且你看起來挺年輕的,答應照顧我之後,你就不能談戀愛、結婚或離開我,只能一直留在我身邊,這種生活你可以接受嗎?不可能吧!」

「我接受!既然我說得出就做得到!我會照顧你一生的!」雖然説一點都不後悔就一定是假的,不過既然都説了就做吧!

「姑且相信你,希望你不要反悔。」在暗處的二宮和也露出一個滿足的微笑,只是櫻井翔並沒有看到。

接下來的幾天,櫻井翔一直都有去二宮家找二宮和也,然後甚至乾脆住在二宮家了,以二宮家「媳婦」的身分。只是二宮和也每次都只是坐在床上做自己的事,並沒有理會他的意思,問一句才會答一句,例如:

「你怎麼不開燈?」

「我現在失明了,開不開燈有什麼差別嗎?」

「嗯⋯⋯」

「你在幹什麼?」

「聽音樂。」

「什麼音樂?」

「我喜歡的音樂。」

「哦⋯⋯」

「我有什麼可以做的嗎?」

「我怎麼知道。」

「啊⋯⋯」

這種相處模式一直維持了一星期,直到松本潤來探望二宮和也的那天。

(○・ω・)ノ-------------tbc-------------

(下)已經寫好了
大概沒人想知道(知道就好
不過有始有終
只是什麼時候放上來就看我的成績
成績單出了是滿意的結果就放
就是如此任性
雖然我覺得沒人看(。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