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鳴

【磁石】平凡的相遇、相識、相戀

第一次寫文
J禁
ooc
事先聲明文章跟現實的他們並沒有任何關係
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腦洞
覺得寫得怪怪的不是錯覺因為我都覺得(。
攻受不明
最後有點偏NS
略長
慎入
(●・ω・)ノ------------start------------

「請坐好閉眼!」

「不要!」

「快點!」

「不要!」

櫻井翔,一個在業界內非常著名的造型師,衣服化妝set頭一手包辦,他所做的造型都十分適合被配搭的人,不管是演員、模特還是歌手對他做的造型都未有過不滿,就是有點強迫症。

二宮和也,一個因為完美演繹了一部電影的主角而一炮而紅的演員,演技精湛自然,為人隨性,性格隨和,只是不喜化妝,不過在於他擁有的良好膚質,所有造型師總是節節敗退。

而現在二人正在像小孩子一樣地吵架,至於原因就讓我們回到半小時之前⋯⋯

櫻井翔這天如常工作,逐一走進演員的休息室為他們設計造型,看到二宮和也時也沒什麼特別感覺,就是認真地為他配搭衣服。二宮和也都只是放下手中的遊戲機,任由他擺弄。

然而,到化妝的時候,櫻井翔拿出工具準備在二宮和也的臉上塗塗畫畫,但二宮和也則偏頭躲開並表示自己一般不化妝出鏡,這樣矛盾就出現了。

一個認為化妝出鏡可確保個人形象還有更衣化妝set頭一個不能少次序不能亂啊,一個認為自己天生麗質難自棄(?而且化妝品抹在臉上的感覺又黏又膩好討厭啊,然後意見不合該怎麼辦?

二宮和也皺著眉頭,櫻井翔瞪大圓圓的眼睛,當雙方一直僵持著時,打破這僵局的是staff桑。

「快開始了,二宮桑請準備。誒?怎麼還沒有做好髮型?櫻井桑和二宮桑動作請加快!」

在staff離開後,二人對視了幾秒,決定一人退一步,二宮和也願意化妝,櫻井翔則選擇比較乾爽的粉底液隨便打個底妝,然後快速做好髮型,幾分鐘一個清爽帥氣的二宮和也出現。

二宮和也一邊走出休息室,心裏一邊碎碎念:這個人真固執,不就是不化妝而已,用得了那樣嗎,一直不退讓,我之前也是不化妝的,staff和粉絲都覺得挺好的,化妝可是傷皮膚的,而且臉上有化妝品的感覺真的好不舒服啊⋯⋯

櫻井翔在收拾東西準備到下一個工作地點時,心裏也一直想:這個人真散漫,作為一個藝能人應該以最好的狀態出鏡,他們賣的可是一般人對自己的憧憬和夢想啊,怎麼可以不化妝,幸好最後還是化妝了,工作的次序沒亂沒減少⋯⋯

第一次見面,雙方都並沒有什麼特別好的印象。

第二次見面,雙方都是單方面的,但似乎對對方有新的感覺。

櫻井翔有一天沒工作無聊就到電視台探訪友人松本潤,一走近卻看到二宮和也在拍攝,攝影棚內的氣氛被二宮和也的演技感染,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

櫻井翔看著二宮和也的神情、動作、充滿感情的對話,以及那認真的眼神,不由得有點着迷,直到松本潤大叫的那聲「cut!」令他回神,他才驚覺自己看呆了。

原來他對工作還是挺認真的嘛⋯⋯

二宮和也則是在一次回自己休息室的途中,看到歌手大野智休息室的門打開了,往內一看就見到櫻井翔在幫他做造型,二人有說有笑的,二宮和也還清晰聽到櫻井翔的那句無奈的「智君」以及大野智軟軟的笑聲。

二宮和也一瞬間心裏有點不平衡了,對我的時候怎麼就是一臉不爽的吵架,對那個大叔就一臉縱容⋯⋯

不過這種想法只是一閃而過,要知道自己又不是櫻井翔的那個,他也沒必要對自己好的,而且當時他們可是在吵架啊。不過不吵架,是不是他原本也有機會享受到他的溫柔?二宮和也搖搖頭就把這些奇怪的想法拋諸腦後。

第三次見面,是因為雙方的好朋友的緣故。

「呐呐呐翔醬,今晚有聚餐,你來不來?在你之前一直説想去的餐廳哦!而且我可以順便介紹我的朋友給你認識哦!就是你一直很有興趣的Nino哦!」

「Aiba醬⋯⋯我並沒有對他特別有興趣⋯⋯」只是有點好奇你一直掛在嘴邊的竹馬⋯⋯到底怎樣的人才能那麼多年都一直照顧着你這個天然。

「那翔醬你不來了嗎?不要這樣嘛,來嘛來嘛!」

「好啊。」

「誒?!」

「我又沒有說不去啊。」

「誒誒?!」

「好了,現在有工作,掛了,晚上見。」

「誒誒誒?哦哦哦,晚上見!」

送信者:Nino
收信者:J
主題:晚上有聚餐
內容:
在老地方,我怕那個笨蛋會喝醉,而且他好像會多帶一個朋友來,你來不來?

送信者:J
收信者:Nino
主題:無題
內容:
OK,老地方見

晚上,四個風格不同的男人逐一走進了一間位於新宿的餐廳的包廂裏。

「松潤?」

「翔桑?」

一進入包廂,櫻井翔和松本潤就驚訝地説出對方的名字。

「翔醬跟松潤認識?真巧啊!」

「啊,同一間高中畢業的,之後工作上也有聯繫,不過沒想到你們也認識呢。」

「我是在到劇組探訪Nino的時候認識松潤的。 對了,說好要給你介紹Nino的,Nino,這是翔醬。翔醬,這是Nino。」

櫻井翔順着相葉雅紀的眼神看過去,看到二宮和也手持撲克坐在椅子上,他呆了一呆,馬上露出一個微笑,伸出手說了一聲你好我是櫻井翔。

二宮和也從櫻井翔一踏進包廂開始就一直留意着他,看着他對看到松本潤的驚喜,與相葉雅紀聊天的輕鬆調笑,看到自己的錯愕,以及現在的微笑。二宮和也笑一笑,同樣介紹了自己並打個招呼。

第一次見面時,櫻井翔和二宮和也就吵架了,還是為了一些小事而吵架。不過矛盾不大,在雙方互相退讓下也很快消除,實際上他們之間又好像真的沒發生特別重大的事,而且單方面的第二次見面使他們對對方的印象都有好轉,所以就乾脆裝作什麼也沒發生過,握握手做個好朋友囉。

在雙方一起選擇性遺忘第一次見面的事的情況下,聚餐非常成功,這從相葉雅紀和櫻井翔一起喝醉可以看出。

「J,我今天沒開車。」

「那先送這兩個醉醺醺的傢伙回家再送你?還是直接去我家算了?」

「笨蛋他的家有點遠,而且之前又不是沒住過你家,不過櫻井桑好像有點麻煩。」

「翔桑以前經常住在我家的,現在偶爾也會,而且他是Aiba醬的鄰居」所以家一樣遠哦。

「⋯⋯去你家吧。」

櫻井翔是被煎蛋的香味熏醒的,睜開眼看看房間的擺設,大概也想到是松本潤的家,迷迷糊糊地想去梳洗時,感覺好像踩到些什麼軟軟的東西,往下一看,那是二宮和也。

櫻井翔一下子就清醒了,二宮和也被他踩了一下也醒了。二宮和也慢慢由地上爬起來,然後一聲不響地盯著他。

櫻井翔被盯得有點不知所措,雖然不清楚為什麼他們會睡在一間房內,而二宮和也又怎麼睡在地上然後被他踩到,總之先道歉吧。

「對不起,你⋯⋯」

「你酒品不好別喝那麼多啊,還有睡姿真差。」

二宮和也這話一完就離開了,只剩下櫻井翔一個人一臉茫然地站在房間裏。之後吃早餐,二宮和也也是面無表情的,心情不太好的氣息不斷擴散,連大膽的相葉雅紀不敢向他搭話。

直到大家各自到電視台後,櫻井翔才從松本潤那裡得到答案。昨晚他喝醉了,松本潤扶相葉雅紀,二宮和也扶他,這樣分開扶到客房,但他老毛病又犯了,因為二宮和也的衣服質料好舒服就一直抓著不放,所以只能讓他們一起睡了。至於二宮和也怎麼睡在地上,大概就是他睡姿太差把二宮和也端下去了吧,睡了一晚地板,早上還被踩了,難怪二宮和也心情不好,還是好好的道歉吧。

櫻井翔工作一完就到松本潤以前介紹過的店買些點心,可是買完才發現自己並沒有二宮和也的聯絡方式,問相葉雅紀的話,好可能沒道歉二宮和也就知道他道歉的禮物,甚至可能一不小心連他銀行帳戶也説出去雖然相葉雅紀不知道,但他還是決定等等。

然後,他等到了。

那天,他們在同一個時段、同一個電視台有工作。櫻井翔在替演員做完造型之後,就問了問工作人員二宮和也休息室的位置。

櫻井翔敲敲門,聽到二宮和也應聲後就走進去,而二宮和也看到是他就放下手上的遊戲機坐直身子。

「上次不好意思,我喝多了給你帶來麻煩了吧,抱歉。對了,這裡有些點心,算是賠禮,請不要推辭。」

然而,二宮和也並沒有回答,也沒接過點心,只是一直看著他。

櫻井翔不知道怎麼搞的被看得有點緊張,眼睛一直轉,四處亂望,手也不停地揉自己的衣擺。

良久,二宮和也終於願意開口說話。

「要是我接了你的賠禮,不就表示我一定要原諒你囉?這是強迫我吧,你踩我那一腳可疼呢,我才不要輕易原諒你。」

「不是啊,我沒有那種意思的,我只是、只是⋯⋯」

「哦?」

「那、那你要我怎樣才能原諒我啊?」

「跟我交往吧。」

「誒??????!」

二宮和也原本只是想逗逗他出一下睡了一晚地板還被踩了的氣而已,但看到他驚訝甚至有點驚慌的表情,竟然有點想把玩笑變成事實。

而把二宮和也拉回現實的是櫻井翔語氣有點不淡定的一句:

「好。」

(○・ω・)ノ-------------end-------------

评论

热度(28)